全本小说网 > 第九特区 > 第一三七八章 重都的反应

第一三七八章 重都的反应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la,最快更新第九特区最新章节!

    重都林家。

    王昌礼坐在沙发上,看着大厅内的人,有些难以启齿。

    “远山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林右翔面无表情地问道。

    屋内众人沉默,王昌礼缓缓抬头,只能如实说道:“来之前,我接到了远山那边的电话,徐岩和秦禹在泰和居摆酒席请客,不少和索家,何家有过矛盾的人,都到场了。”

    “徐岩亲自下场了?”索家的人问。

    “是的,”王昌礼点头:“他已经表态了。”

    “他妈的,这个墙头草该死啊!”受伤回来的何太勇,咬牙骂道:“这时候重新站队,比他妈打起来叛变还恶心。”

    林右翔这次倒没有骂人,只插手又问:“远山那边的民众是什么反应?”

    “徐二带着秦禹的人,挨家挨户发粮,发物资,把关上的门全给敲开了。”王昌礼皱眉回道:“而民众没有过激反应。”

    “秦禹在哪儿整的那么多物资?”何太勇有些惊讶。

    “全都是从燕北调过来的,据说第一批就价值一千多万。”王昌礼叹息一声:“很明显,支持秦禹的资本也开始进场了,这批物资是呼察老朱白送他的。”

    众人闻声无言。

    “不要在这儿谈了。”林右翔缓缓起身:“你们不是愿意开会嘛,把人都叫齐,这次不开会也不行了。”

    ……

    远山生活镇。

    宴席结束后,大部分宾客散去,只剩下一些领头的老门老户,跟着秦禹,老齐,还有徐岩等人一块到了联保队大院门前。

    挂车停在路边,四五十名士兵正在给前来领东西的民众发放物资。

    秦禹穿着校官呢大衣,背手看着热闹的街头景象,心里是既高兴又心疼。因为这批物资虽然是粮王白送他的,可未来自己却要给人家成倍的回报啊。

    “这么多人,这么多户,就这个发法,你身体受得了吗?”徐岩在旁边问了一句。

    “这算什么,先期投入而已。”秦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吹牛B:“地方安稳了,经济活了,民众条件好了,投资的人自然能得到回报。徐会长,咱们要都有把事儿干好的信心。”

    徐岩一笑:“是,是!”

    秦禹扭头看向他,话语简洁地说道:“会长既然请你来当,那我就给你最大的自由裁量权。今天吃饭的人里,你觉得谁行,就可以提拔谁,不用打招呼,领头班子你自己定。”

    徐岩一怔:“哈哈,你给我这么大权利,我有点不安啊。”

    “徐会长,你就不要推辞了。”秦禹假模假式地坚持道。

    徐岩是何等聪明的人,他知道自己刚刚重新站队,虽然也让儿子加入了混成旅,但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老板的漂亮话是不可信的。一个人的权利太过盛,那被干掉的几率,远比频繁犯错的人还要高。更何况远山目前的情况还不稳定,他又是降将,不能因为秦禹捧他两句,自己就飘了。

    “秦旅长,最近几年我身体确实不太好,这精力实在有限,一个人很难挑起大梁。”徐岩笑着回道:“这样吧,你让老齐跟我组班子,我俩商量着把远山的事儿办了。”

    “徐会长,我觉得你考虑的太多了,咱们是交心的朋友……。”

    徐岩看着秦禹,心说你可别他妈装了:“秦旅,我是真的精力有限,你还是让老齐进自治维持会吧。”

    “唉,大哥啊,就是太客气。”秦禹一脸无奈,扭头看向了老齐:“那你就进维持会吧,意思意思,让徐会长安安心。”

    老齐淡然一笑:“行,那我挂个名吧。”

    “我的意思是,联保队这个名头就不要了。”徐岩立马补充道:“我们重新成立个远山安保团,老齐当团长,同时兼任维持会副会长,这样比较合理。”

    秦禹欣慰地看了看徐岩:“就这么办吧!”

    众人三言两语把远山的权利分了后,徐岩立马又和老齐商讨了接下来的人事任免等事。

    秦禹见事情已经被自己扶上了正轨,就找了借口溜掉了,而其他人则是跟着老齐,徐岩一块去了维持会。

    大约三个小时左右,秦禹在徐家接到了老齐的电话。后者告诉他,今晚参加宴会的老门老户里,被提上来十几个人,他核实过,这些人都是曾经跟索家,何家发生过矛盾的。

    至此,远山顶层和中层领导班子确立,虽然只是临时拼凑的,但起码是有了管控地面的机构。

    徐岩看似在这事儿上放弃了很多权利,好像是吃了亏,做了老好人一样,可实际上他的位置在远山却直线上升了。

    索家,何家以前管控这里的时候,他才是一个管后勤的干部。

    可现在摇身一变却成了自持维持会的会长。

    为什么要重新站队,为什么要更换立场?

    三大区,秦禹给的压力只是一方面,瞅准机会让徐家更上一层楼,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因。

    ……

    重都方向。

    四大家族,两大公司正在凤翔公司开会。

    王家的老头坐在首位上,插手沉默许久后说道:“远山失控了,这是事实,大家都说说想法吧!”

    话音落,会议室内立马议论了起来。何太勇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第一个站起身说道:“我的意见还是要打。秦禹刚拿下远山,面上看着维持的挺好,但他在那里还是没有根。我们只要打回去,远山的情况就还能控制住。”

    王家的老头听到这话,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

    “打?”林右翔吸着烟,眉头紧皱地喝问道:“你把事儿看明白了吗,你就打?”

    何太勇怔住。

    “徐家为什么表态?”林右翔扭头看着众人问道:“徐岩身后要没有人支着,他敢带着一家子人冒这个险吗?”

    众人沉默。

    “有人在暗中授意徐岩这么干的,这点事儿还看不明白吗?”林右翔站起身,拍着桌子说道:“秦禹那边,不算混成旅的兵,在远山外就驻扎了六千人,真要开火,咱们这边要付出多大代价,你们算过吗?远山没有失控,这仗确实值得打,可现在远山太多人的立场改变了,你一开火,联保大队院里的人一个都回不来。而徐岩在表态之后,也一定会带人死挺秦禹,那么你又有多大把握,重新拿回远山呢?”

    室内安静,都在静静地听着林右翔的话。

    “承认失败,和谈换人,再找机会,我就这个意思。”林右翔说完直接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