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婚期365天 > 第1154章 朋友

第1154章 朋友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la,最快更新婚期365天最新章节!

    这天半夜的一盒泡面后,病房里终于安静下来。

    顾倾尔躺在病床上,而傅城予躺在陪护床上。

    顾倾尔安静地闭着眼睛,而傅城予一手枕在脑后,另一手拿着手机看了许久。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看的,圈子虽然大,可是快过年了,来来回回就是聚会那点事,以及一些零零碎碎的小八卦。

    其中当然不乏萧冉回来的消息。

    傅城予甚至看到了萧冉和穆暮她们聚餐的照片,一群年龄相当,自小一起玩到大的女孩子,萧冉坐在中间的位置上,素面朝天的样子跟周围那些妆容精致衣着华丽的名媛格格不入。

    隔了这么多年,她好像的确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若是以前的萧冉,即便是穿着打扮得与众不同,她眉目之间透出的也只会是满满的桀骜不驯,可是现在……她只是平静从容地笑着,仍旧是骄傲的,却温和了不少。

    傅城予静静盯着那张照片看了片刻,正有些失神的时候,旁边的顾倾尔忽然翻了个身。

    傅城予骤然回神,放下手机,转头看了她一眼。

    她应该是已经睡着了,翻了个身之后便又没了动静。

    傅城予收回视线,又看了一眼手机之后,缓缓划走了那张照片。

    无论萧冉现在变成什么样子,都跟他无关了。

    或者说,早在四年前他们就无关了。

    他现在应该做的、应该关注的事,通通与她无关。

    想到这里,傅城予关掉了手机,侧身看向顾倾尔朦胧的身姿,渐渐睡了过去。

    到第二天早上,傅城予醒过来的时候,病床上已经不见了顾倾尔的身影。

    他一时还有些没反应过来,躺在那里发呆的时候,顾倾尔正好打开卫生间的门。

    见他醒了,她动作微微一顿,随后道:“你醒了?要不要洗个热水脸?”

    傅城予一时也没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只是应了一声。

    于是顾倾尔转身又回到了卫生间里,不多时便拧了一张热毛巾出来,走到陪护床边递给傅城予。

    傅城予依旧有些混沌,缓缓坐起身来,从她手中接过了那张热毛巾。

    正在这时,房门口忽然传来一声轻叩,两个人同时抬头看去,就看见慕浅领着悦悦站在病房门口,母女二人同款表情,正好奇地朝着病房里张望。

    傅城予这会儿看见慕浅就觉得有些头疼,可是看见悦悦又实在是拉不下脸来,于是伸手道:“悦悦,过来。”

    悦悦“嘻嘻”笑了一声,当先跑进去,奶声奶气地喊了一声:“傅叔叔。”

    慕浅这才随着女儿的脚步走进病房,看了一眼傅城予和顾倾尔之间的架势,不由得对傅城予道:“你怎么了?我听说是你老婆住院了,不是你住院啊,怎么看起来你需要被照顾多一点呢?”

    她这么一说,傅城予这才反应过来,接过顾倾尔手中的毛巾之后很快站起身来,让她坐到了沙发里。

    随后他才转头又看向慕浅,道:“你听谁说的她进医院了?又没什么事,巴巴地跑这一趟干嘛?”

    “听傅伯母说的啊。”慕浅说,“本来我也没事嘛,送完儿子去学校之后,就顺路过来看看咯。”

    傅城予只觉得佩服。

    他们这几个家庭,母亲那一辈都来往得颇为紧密,只有霍夫人是个例外——因为她向来情绪不稳,如今又搬到了南边居住,跟其他的妈妈辈几乎都没有联络。

    可是偏偏是慕浅进了霍家之后,居然完美填补上了这一空缺,跟所有妈妈辈都能打得火热,吃饭喝茶聊天八卦,简直是八面玲珑,妈妈之友,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自上次被她用话明里暗里嘲讽过一次之后,傅城予面对着她的时候只觉得有些阴影,偏偏顾倾尔却对她毫无防备一般,热情招呼她不说,还很快跟慕浅聊了起来。

    正说话间,医生推门而入,问了问顾倾尔的感觉,随后才又道:“你婆婆吩咐了要给你做个全面的检查,已经安排好了,走吧。”

    顾倾尔点点头,很快站起身来,傅城予随即也站起身来,准备一同前去。

    顾倾尔看看他,又看看慕浅,正想说什么,傅城予已经开口对慕浅道:“没时间招呼你了,你自己回去吧。”

    “好啊。”慕浅摆摆手道,“你们忙你们的,不用管我。”

    顾倾尔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傅城予这才拉着她出了门。

    陪着顾倾尔去了检查室外,傅城予才发现这检查是有些私密的,他们到底不是寻常夫妻,全程陪同会有些尴尬。

    顾倾尔看出他的顾虑,道:“反正有医生和护士照顾呢,你先回病房去等我吧,我检查完就回来。”

    傅城予迟疑片刻,才点了点头。

    谁知道他回到病房,却发现慕浅竟然还在病房里没走,正拿着病房里的一些健康书籍,给自己什么也听不懂的女儿传递健康知识。

    一见了他,慕浅顿时“咦”了一声,道:“这么快就回来啦?”

    “你怎么还在这里?”傅城予说。

    慕浅耸了耸肩,道:“我刚来啊,转身就要走的话,我不累,我女儿也累啊。是不是悦悦?”

    悦悦似懂非懂,点了点头。

    傅城予在旁边坐了下来,道:“我看你是不达目的不想罢休吧?”

    “目的?”慕浅微微一偏头,道,“我没有什么目的啊。”

    “真没有?”傅城予说,“那我可就不奉陪了。”

    “哎哎哎——”慕浅见他作势要起身,连忙伸出手来拉住他,道,“你怎么说走就走呢?我知道你心里烦躁,可是面对着我的时候,你可以心平气和得跟我谈谈,让我帮你分析分析嘛。”

    可算是入正题了,傅城予松了松领口,随后才又看向她,“又从我妈那里听说什么了?”

    “你昨天居然去机场接了萧冉,还是带着你的小妻子一起去的!”慕浅说,“你是故意的吧?你是想刺激谁啊?别到头来,想刺激的没刺激到,没想刺激的被刺激得进了医院……”

    傅城予额角的青筋跳了跳,随后才转头看向她,道:“昨天,我的车临时被朋友征用,顺便去机场接了一个很久不见的朋友,这是一个极其简单清楚的事实,我想没有人会想得像你那么复杂。”

    “朋友?”慕浅重音反问。

    傅城予转过了头逗悦悦,头也不回地道:“朋友。”

    正在这时,他放在小桌上的手机忽然闪烁了起来。

    慕浅瞥了一眼,忽然就“嘿”了一声,道:“你朋友给你来电话了。”

    傅城予转过头来,果不其然,就在手机来电页面上看到了萧冉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