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我为地府工作 > 18.想通的小红帽

18.想通的小红帽

作者:暴躁的螃蟹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la,最快更新我为地府工作最新章节!

    035

    毕竟是国安局出身,老狼的身体素质还是非常好的,长达十个小时的体检结束之后,几位外科专家得出的结论是,老狼的身体可以进行开颅手术。但至于什么时候进行手术,则需要他们几个进一步确定方案再说。

    对此,老狼并不在意,毕竟三年都等了,也就不在乎多等个十天半个月的。

    而在专家研究手术方案的同时,唐浩则在紧锣密鼓的制作拆弹工具。毕竟,就算手术方案确定下来了,没有拆弹工具,这手术也做不了。

    对于这个拆弹工具,唐浩的设想其实很简单,根据伊箩的描述,他需要制作出一种工具,既可以引导液氮覆盖炸.弹的表面进而冷冻炸.弹内部的燃爆物,同时又必须隔开低温对于大脑的冻伤。

    几乎是在伊箩描述完拆弹过程的同时,唐浩的脑子里就已经有了拆弹工具的雏形,只不过他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材料把它制作出来而已。因为手术是在脑部进行的,所以这个工具必须做的非常小巧和精致,同时又要方便超控,密封性又要好,不然液氮不小心泄露的话,可能会把老狼直接冻成傻子。

    唐浩记得美国那边有一个研究所最近正在研究一种新型的材料,透过关系他弄了一些过来,经过几次实验之后,确定这个材料具有很好的隔热性。唐浩一刻不停,花了三天的时间把设想中的拆弹工具做了出来,随后又进行了几次实验,确定没有问题之后通知了外科专家那边。

    而莫樽则因为工作的缘故,在确定老狼的身体没有问题之后,就回了龙城,打算在老狼手术的当天再回来。

    伊箩则没有跟莫樽一起回龙城,唐浩给伊箩在医院的顶楼留了一间房间,每天住在比五星级酒店还贵的病房里和变态少年向一泽讨论炸.弹。

    向一泽似乎很喜欢这个新的游戏,几乎每隔几天就会拿着一个新的炸.弹来和伊箩讨论。

    “这是我最新研究出来的炸.弹,里面有八条循环线路,我做了一个小小的改动,你在拆炸.弹的时候必须按顺序依次剪掉七根线才能彻底拆除炸.弹。”向一泽把炸.弹推到手机屏幕前,“这样一个炸.弹,姐姐,你需要花多久才能拆除。”

    “你为什么要做这么无聊的东西?”伊箩简直无语了,炸.弹本身就已经很危险了,现在居然还要把线路设计的这么复杂,

    “怎么能说是无聊呢?”向一泽不赞同道,“线路越复杂,拆弹的难度自然就越大,再说,我现在不是在和姐姐讨论拆弹技术吗。我就想看看到底什么样的炸.弹,是连姐姐也拆不掉的。”

    “行,要我拆也可以,老规矩,如果我在规定时间内拆掉了,这枚炸.弹你不准销往华国。”这是伊箩最开始和向一泽谈好的条件。伊箩倒是很想直接说,如果她拆掉了,向一泽的炸.弹就不能对外销售,但是这个条件对方显然不会同意。伊箩只好退而求其次,要求对方不能销往华国内部。

    “可以。”向一泽很干脆的答应了,反正深蓝的主要市场也不是华国,“因为这个炸.弹比较复杂,我给姐姐留半个小时的时间。”

    说着向一泽果真启动了炸.弹,定时半个小时,要不是小八一早就告诉过她,这枚炸.弹内部没有□□,伊箩还真以为小变态自己在找死。

    “小八,可以开始了。”伊箩拿出纸和笔,准备记笔记。

    “这个炸.弹的线路虽然听着复杂,但是从原理上来说和上次那个炸.弹其实是一样的,所以还是那句话,在拆除每一个炸.弹之前,我们首先要明白线路设计的原理,从……”小八一点一点的给伊箩介绍着视频中这枚炸.弹的构造原理。

    自从上次小八提出伊箩缺乏拆弹知识之后,就一直试图说服伊箩学习拆弹知识,期初伊箩并不是很愿意,但是何冰冰一场婚礼回来,让伊箩的心理产生了很大的变化。再加上向一泽时不时的会在网上和伊箩交流拆弹技术,小八就借着这个机会,慢慢的给伊箩普及拆弹知识。

    伊箩似乎也想通了,对此并没有拒绝,学的也算认真。好在拆弹系统设计之初,定位的就是传承知识,所以在学习方面伊箩其实存在一个很大的金手指。每一个她亲手拆掉的炸.弹,脑海里都会自动留下这枚炸.弹的原理。所以很多炸.弹的原理伊箩其实都知道,只不过还不能融会贯通而已,而和向一泽的这个拆弹游戏,就是加速成长的过程。

    所以现在的伊箩,倒也不是很反感时不时和小变态视频一下。

    经过一周的讨论,外科专家终于确定了方案,同时把手术时间定在了一周之后。因为之前的拆弹方法是透过图片和视频确定的,为了防止出现意外,手术当天,伊箩坚持进入手术室,以确认炸.弹稳定性为理由再次和小八一起确定了拆弹方法的可行性。

    “没有问题。”小八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伊箩这时才算是真的放下心来,她转头看向外科专家,重重的点了一下头,而后退了开去,把手术是彻底交给了几位脑外科专家。

    几位脑外科专家做过无数台手术,但是拆炸.弹还是头一回,尽管如此,几人的专业素养还是毋庸置疑的,手术的过程非常的稳,并没有因为要取出的东西是炸.弹而出现失误。

    伊箩离开手术室和唐浩莫樽一起在外面的观察室,通过视频转播观察着手术过程,看到医生用工具分离好炸.弹周围的软组织,而后插.入唐浩设计出来的拆弹工具。一根上下都有圆形开口的中通金属管。

    开始了!三人同时紧张起来。

    金属管在碰到炸.弹的瞬间,圆形的开口内忽然弹射出一圈圆形的挡板,把整个炸.弹都包裹在里面。而后另一个医生,开始往里倒液氮。

    -196度的液氮在金属管内流向炸.弹,而后充斥满整个挡板内的空间。

    “变了!”透过红外线探测仪,伊箩很明显的看到了炸.弹内部的液体已经凝固。

    在手术之前,唐浩已经和几位外科专家做过多次试验,他们知道在液氮灌入之后,只需要三秒,内部的燃爆物就会瞬间凝固。所以三秒之后,专家们没有迟疑,迅速的拔出了金属管,连通炸.弹一起扔进了一旁的液氮里。

    “炸.弹拆除成功,现在开始清除脑内淤血,检查其他损伤。”主刀医生用英语说道。

    “成功了,成功了,老狼的炸.弹拆掉了。”伊箩激动的不行,拽着莫樽的胳膊,欣喜若狂的叫着。

    “嗯!”莫樽重重的点了一下头,“谢谢你,是你救了老狼。”

    “谢我干嘛?我什么都没做,救人的是唐浩和下面的医生。”伊箩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换她自己就算知道方法也拆不下来。

    “也要谢谢你。”莫樽坚持说道。

    伊箩顿时有些别扭起来:“干嘛忽然这么客气,都有点不适应了。”

    莫樽笑了笑没有说话,目光依旧紧紧的盯在手术室里。

    透过玻璃窗,唐浩也在看着手术室内的老狼,脸上除了欣喜之外,同时又有些羡慕,在场的人里面大概再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或者说渴望,重回健康的那种欣喜吧。

    “我去处理炸.弹。”唐浩转过身,缓慢的走出了观察室,正如唐浩之前说的那样,他装上

    义肢之后依然能够如常人一般行走,但是能够达到这种程度,付出的代价肯定也不小。

    老狼术后还需要修养一段时间,唐浩却因为身体原因不能在国内久留,手术后只呆了两天,就离开了帝都。

    同时离开的还有要回龙城的莫樽和伊箩,对此老狼忍不住抱怨道:“我这才刚动完手术,你们就扔下我一个人。”

    对此,唐浩和莫樽则异口同声的回了一句:“死不了就成。”

    飞往龙城的飞机比飞往法国的飞机要早半个小时,所以两人挥别了唐浩之后,转身先进了海关。等他们走远了,唐伯才推着唐浩排队进行安检。

    “叮!”

    唐浩拿出手机,上面是老狼发过来的信息:(小秋在哪里?)

    唐浩神情一凛,立刻回道:(你要去找她?)

    老狼:(既然死不了,总得找点事情做!)

    唐浩沉吟片刻,发过去两个字:(瑞士。)

    “少爷,该登机了。”唐伯忽然出声提醒道。

    “嗯。”唐浩收了手机,目光凝望着窗外的蓝天,似乎又看到了自己在贪狼小组里的样子,那一段有老狼,莫樽,王毅,艾飞,小秋和麦子的时光。

    但是从麦子牺牲之后,贪狼小组就被强制解散了。自己也是那个时候被派去的南非,然后退休回来的吧。

    “少爷,现在的医学技术进步很快,也许不用太久,您也可以和老狼先生一样恢复健康的。”唐伯忽然说道。

    “唐伯,这种盲目的安慰没有什么意义。”唐浩淡淡的回道。

    “对不起,少爷。”唐伯立刻道歉。

    “上飞机吧。”唐浩想了想又说道,“等下了飞机,把我不用的那几个假身份拿去给老狼。”

    “是。”

    =

    时别二十天,伊箩终于回到了龙城,当她拖着行李箱回到咖啡店的时候,迎接她的是惊喜异常的阿成和果果,以及已经不认识她的猫主子。

    “这是我给你们带的礼物。”这次离开龙城的时间有些长,咖啡店一直是阿成和果果两人在打理,伊箩过意不去的同时,除了给他们加了一笔丰厚的奖金之外还带了礼物。

    “还有礼物,谢谢伊箩姐。”果果开心的接过礼物。

    “谢谢老板。”阿成接过礼物,发现是自己稀罕了很久的BEATS耳机,顿时爱不释手。

    “对了,我不在这段时间,没什么事发生吧。”伊箩随口问道。

    “没有,咖啡店一切正常。”阿成回道。

    “对了,前两天寄过来一个快递,好像是国外来的。”果果说着就回后面把快递拿了出来,“上面好像有伊箩姐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伊箩奇怪的接过快递,果然见快递单上写的收件人是自己名字的中文拼音,“瑞士?”

    “瑞士寄来的吗?伊箩姐你在瑞士还认识人啊?”果果问道。

    “不认识,我护照还是今年刚办的,一次国都没出过。”伊箩也很是纳闷。

    “拆开看看里面是什么呗。”果果出主意道。

    伊箩自己也有些好奇,索性当场把快递拆了,从里面拿出了一张写满英文的纸。伊箩仔细看了看,发现是一张来自瑞士银行的催款单。大概意思是说她有一样东西寄存在瑞士银行,需要她续交下一年租金。

    “1000欧元?”伊箩断定道,“骗子,我连去瑞士的机票都买不起,哪还有钱在瑞士银行租保险柜,现在的骗子骗钱都这么随便的吗?”

    “原来是骗子啊。”果果恍然,“这种骗子骗我肯定没用,我英文都不认识。”

    “拿去丢掉。”伊箩把账单递给果果让她丢掉,然后自己去和猫主子套近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