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我为地府工作 > 15.变态的狼兄

15.变态的狼兄

作者:暴躁的螃蟹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la,最快更新我为地府工作最新章节!

    015

    等到小红帽和狼兄再次对话的时候,狼兄已经穿着睡衣躺在了床上。至于狼兄是怎么从浴室回到床上的,你们可以自行脑补,路过你们希望是小红帽把光溜溜的某人扛回来,也不是不可以。

    狼兄背靠着松软的枕头,望着正端着一杯热水坐在自己床边的小红帽问道:“你为什么穿着我的衣服。”

    “咳……”小红帽正穿着一件宽大的男士衬衫,光着脚踩在狼兄家的羊毛地毯上,“我昨天不是掉海里了吗,所以有点感冒。再加上刚才你又在浴缸里……那啥,我为了救你衣服也湿了,所以就跟你借了一件衣服穿,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我介意!”

    “噗……”小红帽一口热水喷了出来,“大不了赔不给你呗。”

    “行,那一会儿离开的时候请你留下两万,谢谢。”狼兄从来都是个好说话的人。

    “你说什么?”小红帽震惊的表情都要控制不好了,“这件衣服两万??”

    “需要我给你找发票吗?”

    “你……”小红帽顿时气短,“大不了……我洗完了还给你啊。”

    “别人穿过的衣服,我不会再穿。”狼兄很是嫌弃的说道。

    “切……那别人走过的地板,你有本事别踩啊。”有本事你上天啊。

    “……”第二次了,居然被同一个女人噎了两次,狼兄觉得这实在是太有损自己清冷高贵的形象了,他蹙着眉,浑身的气压开始降低。

    “那……那个,你别生气啊,你不喜欢见到我嘛,我知道。”敌强我就弱,小红帽瞬间怂掉。

    “那你还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狼兄质问道。

    “我也不想啊,你要不自杀,我也就不会出现了。”说到这个小红帽比狼兄还要忧愁,“好好活着不好吗?为什么非得寻死呢。”

    “我没有非得寻死。” 忽然说道。

    小红帽惊喜的抬起头,难道狼兄醒悟了?

    “我只是忽然想死。”

    哗啦……小红只感觉忽然有一桶冰水当头浇下,让她从内到外冷的发颤,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众人才会这么平和的说出,忽然想死这样的话来。

    “为……为什么?”小红帽也是个蛮接近死亡的人了,但是她没觉得死亡哪里好了啊,怎么就有人那么想去尝试一下呢。

    “大概是无聊吧。”狼兄淡淡的说道。

    “无聊?”小红帽愣了一下,而后努力的劝说道,“你是不是工作太忙了,或者觉得自己的生活日复一日非常的枯燥?那你可以给自己放一个假啊,你这么有钱,想去哪里都可以啊,离开城市,去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好好的放松放松自己。”

    “是吗?”狼兄冷笑一声,显然不以为然。

    小红帽也没什么口才,阅历也不丰富,年纪又轻,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劝导别人,特别又是像狼兄这样的奇葩,但是她又不得不劝。

    思索良久,小红帽决定现身说法,她说道:“我跟你讲个故事吧。”

    狼兄施舍的递过来一个眼神。

    “你知道厄尼诺绝症吗?”小红帽问。

    “十大绝症之一。”狼兄自然听说过。

    “大概一个星期前,我被确诊了厄尼诺绝症,医生说我只能再活一个月。”也许是因为在彼岸花和病友们经常彼此介绍自己的病情,小红帽现在说起来已经没有当时那么伤心了,“我当时听到的时候,简直就像是一道闪电,啪的一下,就劈在我脑袋上了,你知道那种感觉吗?整个人都懵了。”

    “我才二十几岁,刚刚开始自己的事业,银行卡里存款还不到五万块……”

    “你工资那么低呢。”狼兄惊讶道。

    忧伤的气氛瞬间被狼兄破坏。

    “我才工作两年,能存下五万已经很厉害了好吗?我身边的其他人大多都是月光族呢。”小红帽怒。

    “哦,抱歉,请继续你的故事。”狼兄非常有礼貌的道歉。

    请继续……请继续你妹啊,刚刚培养好的情绪全没了。

    “反正我就是以一个将死之人身份来告诉你,当你真的快要死的时候,你才会知道生命有多么的珍贵。以前你觉得很无聊的日子,都是那么的美好,你明白吗?”小红帽破罐破摔道。

    “明白。”狼兄的领悟力向来都是很好的,“就像是富人,他们觉得钱就是银行里不断变化的数字,没有什么稀奇,但是对于穷人来说,钱很重要。”

    “没错!”这个比喻太贴切了。

    “你赞同?”狼兄挑眉。

    “赞同。”小红帽点头。

    “那么同理,你快死了,所以你感觉到生命的珍贵。”狼兄又说道。

    嗯嗯,没错,看来狼兄果然领悟道了。

    “但是我呢?我富有,健康,甚至还有很长的寿命。”

    对对,你好好活着,还可以活很久很久。

    “穷人没钱,所以这也不敢买,那也不敢买,精打细算的过日子。富人有钱,所以他们挥霍。”狼兄看向小红帽露出一个无比灿烂的微笑,“既然我是富人,我又有钱,我挥霍不行吗?”

    听到这里,小红帽敏感的察觉到似乎有哪里不对,果然,她紧接着就听到狼兄继续说道:“你快死了,所以你珍惜生命的过,我不干涉你。那我还有大把的时间,我就想要挥霍了,怎么了?”

    “你……你……你强词夺理,你三观不正。”小红帽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幸好理智还在。

    “哪里不对了?”狼兄问。

    “自杀就是不对。”小红帽道。

    “我自己的钱,我拿出来花,有什么问题?”狼兄不明白了。

    “那不一样……钱和生命能一样吗?”

    “你刚才不是说你也赞同吗?”狼兄问道。

    “我……那……反正不对。”小红帽只会这一句了。

    “切……”狼兄有些搓背的切了一声,“看你傻乎乎的,想不到意外的难以洗脑嘛。”

    “你……你还想给我洗脑。”小红帽惊恐道,“你神经病啊。”

    “是啊!我爸妈找你的时候没有给你看过的我的病历吗?”狼兄非常坦荡的承认道,“在你之前,我起码看过了十个心理医生,他们现在个个都是郁抑症患者。”

    “……”小红帽心肝乱颤,看废了十个心理医生,这人太变态了,

    “不过你应该没事,反正你就剩一个月时间了,要是你也得了郁抑症,也应该是件好事,最起码不用怕死了,对吧。”

    对你妹啊,姐辛辛苦苦的救你,为的就是活下去。

    “看来你也不赞同我这个想法。”

    亏你还有点自知之明。

    “那要不这样吧。”狼兄大概是觉得小红帽跑了四次也是够敬业了,于是好心的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不就一个月吗?那这一个月我就先不自杀了,等一个月之后再说,你看怎么样?”

    我看怎么样?我看你妹啊,一个月之后我都挂了,你上地府问我吗?

    “气死我了!”小红帽忍无可忍,暴走中摔门而出,第一次,没有在狼兄的驱赶下,主动离开了公寓。

    小红帽觉得自己要是再这么待下去,恐怕会控制不住自己,拔出一米长刀把狼兄窜在上面做烧烤。

    “呵呵……”

    以后总不会再出现了吧。狼兄静静的凝视着小红帽离开的方向,有大约五秒钟的时间,而后冷笑一声,熄灯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