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我为地府工作 > 14.爬浴缸

14.爬浴缸

作者:暴躁的螃蟹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la,最快更新我为地府工作最新章节!

    01A

    狼兄回到公寓,发现自己的家庭医生樊题正一脸严肃的坐在客厅里。

    “你怎么来了?”狼兄一边解着领带,一边随意的问道。

    “来盯着你吃药。”樊题无意识的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无框眼镜。

    “你们医院不忙吗?吃药这种事情还需要你上门亲自监督?”狼兄把外套脱掉,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随意的坐进沙发里。

    作为一个医生,吃药前喝酒这种事情坚决不能忍,樊提直接过去把狼兄手里的酒杯夺了过来:“吃药之前不准喝酒。”

    “管这么多,难道你还能二十四小时盯着我不成?”狼兄一摊手,一针见血的问道。

    “我不管其他时候你是什么样,但是在我面前,不行。”樊提把早就准备好的药盒以及水杯推到狼兄面前,“吃药。”

    狼兄轻笑一声,倒也没在这件事情上和对方拉扯,非常配合的把药给吃了。

    樊题似乎满意了,把剩下的药一把推到狼兄面前:“这是你未来一个星期的药,记得按时服用。另外,樊达说你的腿很久没有去检查了,抽个时间去一趟医院,腿还没完全好,能做轮椅就少走路。”

    刚才看见狼兄从门外走进来,他就想说了。

    “知道了,你们两兄弟一个比一个麻烦。”狼兄吐槽道。

    “辉朗,从两年前开始,就不止一个心理医生跟我说过你有自杀倾向。我不管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既然你现在还没死,就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别到时候忽然不想死了,身体却被自己作没了。”樊题说道。

    大概是两年前,狼兄忽然意识到自己的精神状态不大对,然后开始频繁的去看心理医生。狼兄找的心理医生是樊医氏院的,作为院长,他利用权限调出了狼兄的病历。而这个心理医生得出的诊断结果是狼兄有厌世倾向。

    狼兄似乎也没有打算瞒着他,第二次,第三次找的心理医生依然是他们的医院的,得出的结论也从郁抑症,厌世,到重度自杀倾向。

    樊题相信狼兄内心深处还是有自救意识的,不然不会自己去看心理医生。

    “你放心,知道你看不过去,等你走了,我再自杀。”狼兄非常善解人意的说道。

    “随便你,别死我面前就行!”樊题气呼呼的摔门而出,这两年来他劝过狼兄无数次,但是狼兄的口才实在太好了,樊题跟他聊着聊着差点自己都想自杀了。那时他才深深的体会到自家医院的心理医生为什么一听说狼兄来看病了,都吓的瑟瑟发抖。

    狼兄得的,是一种会传染的郁抑症啊。

    樊题站在公寓楼下,抬头看了看顶楼的灯,心里堵得慌。等他走了再自杀,这句话狼兄对他说了没有十次也有八次了,按理说狼兄依旧还活蹦乱跳的,自己就不该担心这句相当于狼来了的谎话。但是狼兄现在的精神状态,又着实让人放心不下。

    纠结了五六分钟,樊题还是离开了,就像狼兄说的,他没有办法二十四小时盯着他。

    而狼兄在樊题摔门而出的瞬间,就重新端起了那杯刚刚被夺走的红酒,一饮而尽。至于药和酒会不会有反应,有什么样的反应,他才不在乎呢。

    药和酒混在一起有什么反应,虽然狼兄不在意,但是二十分钟之后狼兄还是感受到了。泡在浴缸里的他忽然开始浑身乏力,脑子意外的清醒,但是身体却软的像棉花一样,使不上半点力气。

    他扭头看了一眼浴缸旁边紧急呼叫按钮,要不要按呢?直到身体完全沉入浴缸,他都没有想好。

    “砰!!”

    五官都被水淹没的狼兄仿佛又听到了那恼人的声音。

    “又来,这是哪儿?浴室吗?”还穿着兔宝宝睡衣,带着感冒鼻音的小红帽疑惑的打量着四周,“浴室怎么自杀,自己淹死自己?”

    小红帽疑惑的瞅一眼浴缸,这不瞅不知道,一瞅吓一跳啊,我去,狼兄的身材那叫真好……咳……不对,是狼兄真的在浴缸里自杀。

    “我去!”小红帽当即不管不顾,整个人跳进了浴缸(此处说明,狼兄家的浴缸三四个人一起洗完全木有问题),半托着狼兄的身体,让他的上半身浮出了水面。

    更恐怖的是,小红帽水底捞人的时候,狼兄全程都是在睁着眼,那死不瞑目的样子实在是太渗人了。

    “死了吗?”小红帽小心的伸手探了探狼兄的呼吸。

    “你就不能晚来两分钟嘛?”狼兄忽然开嗓。

    “我去。”小红帽吓的一哆嗦,手一松,狼兄又掉进了水里,这回猝不及防的,狼兄冷不丁的喝了几口洗澡水。

    “对不起,对不起,手滑,手滑。”小红帽赶紧的把人又捞了起来。

    狼兄咳了两声,似乎并没有生气,缓过气来,他看了一眼衣衫尽湿,跨坐在自己腿上的女人,忽然笑了:“你也算是厉害了,别人都想爬我的床,你直接爬浴缸。”

    小红帽一愣,顺着狼兄的目光观察了一下目前的局势。

    巨大的奢华浴缸。

    赤身裸体的男人。

    衣衫尽湿的女人。

    密闭的空间。

    炙热的空气。

    这……这……妈呀,我的清白没了……

    “哗啦!”狼兄再次沉入水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