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我为地府工作 > 13.众人的新手任务

13.众人的新手任务

作者:暴躁的螃蟹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la,最快更新我为地府工作最新章节!

    013

    因为感冒,第二日小红帽起的有些晚,等她到达餐厅的时候,白雪他们已经都坐在了熟悉的位置上。

    “小红帽,快过来坐,我帮你买了早餐。”白雪率先发现小红帽。

    “谢谢。”小红帽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显然感冒还没好。

    “你这鼻音怎么这么重,昨天我给你的感冒药没吃吗?”小明关心的问道。

    “没。”小红帽摇了摇头,“我以前感冒睡一觉就好了,从来不用吃药的,也不知道这次怎么了。”

    “你以前睡一觉就好,是因为你以前身体抵抗力好。现在的你有绝症在身,今时不同往日。”巫格出声说道。

    “对对。”白雪也点头附和道,“咱们都是有绝症的人,这身体机能和普通人不能比,以后要特别注意身体,什么感冒发烧,头疼脑热都要注意。”

    “这么严重?”小红帽震惊。

    “多生几次病你就能认清现实了。”小明说道。

    “要不要这么诅咒我啊。”小红帽郁闷了,她这不就是还没适应绝症后的身体吗?

    这时,餐厅门忽然被砰的一声推开,一个穿着时尚的男青年大踏步的走了进来,而后在餐厅门口摆出了一个自认为很帅的动作,并且用着电视剧男主角的声音做作的问道:“病友们,一个月不见,有没有想我。”

    “无聊?”白雪。

    “白痴。”巫格。

    “曹诺,你回来了。”只有小明表现出了惊喜。

    “我就知道你会想我。”曹诺无视掉前两个人的评价,满面春风的朝小明走去。

    “谭影帝的签名拿到了吗?”小明立刻凑上去问道。

    “当然拿到了。”曹诺从兜里掏出一张明信片,递给小明。

    而小明在接过明信片后就不再理会曹诺了,揣着明信片回餐桌继续吃早饭。

    “要不要这么现实啊。”曹诺忍无可忍。

    “……”餐厅很安静,根本无人搭理他。

    曹诺尴尬的理了理自己根本不存在的衣领,迈步朝餐桌走来,迎上了小红帽好奇的视线。

    “咳……”曹诺理了理满是发胶的头发,做作的男主音再次出现,“想必这位美女就是新来的病友,小红帽吧。”

    “你好。”小红帽自我介绍道,“我是小红帽,厄尼诺绝证,还有26天生命值。”

    “小红帽你好,我是曹诺,萨黄证患者,九个月生命值。”曹诺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来要和小红帽握手。

    “啪!”

    “哎哟,疼。”

    白雪一筷子把曹诺的手给拍了回去:“收起你的咸猪手。”

    “握手是基本礼貌。”曹诺辩解道。

    “你以为谈生意呢,见面握个手,骗谁呢?”白雪转头跟小红帽说道,“这人就是个花花公子,喜欢占女孩子便宜,你小心点。”

    “哦。”小红帽默默的收回了自己刚才伸了一半的手。

    “要不要这样啊,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我能对病友下手吗?”曹诺委屈道。

    “你每次发情的时候,都喜欢用做作的播音腔说话,有迹可循,很好发现。”巫格忽然说道。

    “巫大律师,我那是练台词。”曹诺说道,“知道什么叫演员的自我修养吗?”

    “呵……”巫格送给他一声冷笑。

    “曹先生是演员?”小红帽惊讶道。

    “是……”

    “什么演员啊,他就是个群头。”不等曹诺回答,小明先出声道,“知道什么是群头吗?就是那种在影视城门口,领着一帮群众演员的头头。”

    “哦。”小红帽表示了解了。

    “群头怎么了?群演怎么了?群演就不是演员了吗?”曹诺愤慨道,“我参演的影视剧比那些影帝影后多多了。”

    “每部剧出场不到一秒吧。”白雪吐槽道。

    “不错了,起码还有镜头。”巫格适当的接了一句。

    “……”曹诺发现自己根本怼不过这帮知道他老底的病友,于是决定转移话题,“别老说我了,说说新病友呗。”

    “嗯?”小红帽疑惑的抬头。

    “你就剩26天生命值了,这时间有点紧啊,接到新手任务了吗?”曹诺问道。

    “接了。”小红帽苦着一张脸。

    “进展不理想?”曹诺一看小红帽这表情就知道了,“没关系,我帮你想办法。”

    “真的,谢谢你。”小红帽激动了,这群头人正好,怪不得能当头头。

    “不用,反正我最近也闲着。等哪天你带着你的目标人物出来,我找时间给你绑走。”曹诺随意的说道。

    “绑走?”小红帽不解道。

    小明这时终于吃完了最后一口包子,适时的解释道:“这是他完成任务的特殊方法。”

    “什么意思?”小红帽更迷糊了。

    “这家伙呢,虽然是个群头,但是很爱看小说。”这两者有什么不能相容的地方吗,“而曹群头最喜欢的小说,叫无限恐怖。”

    “恐怖小说?”小红帽虽然没看过,不过听名字就知道是恐怖小说了。

    “没错。”提到自己喜欢的小说,曹诺顿时激动了,“这本小说讲的是一个伟大的主神空间,从现世世界里抽调一些觉得生活无聊,生命没有意义的玩家,进入恐怖世界进行生存游戏。这个设定是不是和我们的任务目标很相似?”

    这么一说,还真的有些相似呢。

    “这本小说里的人物,在经历几个恐怖故事之后,从最初的生无可恋到都想要活下去,这种天差地别的转变,正是我们生命诚可贵公司需要的东西。”曹诺说道。

    居然还用这种小说,这简直就是生命诚可贵公司任务的操作指南嘛。

    “只有感觉到生命的珍贵,人类才会惧怕死亡。所以……我的方法就是。”曹诺终于说到重点,“把你的任务目标带出来,我会做一场逼真的绑架,把他放在一个极度恐怖的环境里,让他真实的体验一把死亡的恐怖。”

    “这……不大好吧。”小红帽犹豫的问道。

    “啧,没看员工手册啊,只要不触犯法律,道德标准可以适当放宽。”曹诺说道,“又不是真绑架,就当是玩个密室逃脱呗。”

    “管用吗?”小红帽再问。

    “那是相当管用,特别是新手任务。”曹诺信心满满的说道,“当初我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一个输的倾家荡产的赌徒。他当时那叫一个生无可恋,时刻准备着从大厦楼顶往下跳。我直接一个麻袋把他从天台上套了下来,一趟变态杀人密室逃生结束,别说自杀了,赌博都戒了,现在是家小公司的老板,明年公司就上市。”

    “这么灵?”小红帽不可置信道。

    “那当然,第二第三个都是这么搞定的,这方法不能说百发百中,起码百发九十中吧。”曹诺颇为自信的说道,“我可是看你生命值剩余不了几天才帮你的,他们我都没帮过。”

    “呵……不需要。”巫格冷冷道。

    “你当然不需要了,你多毒舌啊,直接把一个想死的人骂到想活。”曹诺吐槽道,“想活的人骂道想死,真是生死全凭一张嘴啊。”

    “这么厉害?”小红帽好奇死了,“怎么做到的。”

    “我跟你讲。”曹诺疯狂爆料,“巫格的新手任务是一个拿不到钱回家过年,要跳楼的农民工,他被传送过去的时候正在法院准备打一个十亿美金的经济案,结果忽然被传送过去了,你想想他得多气啊。当场就把那农民工骂的狗血淋头,然后几张法院传票,把包工头给告了,再法庭上又把包工头骂的想死。”

    “没错,没错。”小明似乎想起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巫格大哥在那之前是咱们星城出了名的冷血律师,只给有钱人打官司。但是那次免费给农民工讨要工资,彻底震惊了全星城的百姓,微博上一堆人排队给巫大哥道歉呢,说以前错怪他了,原来他是个外冷内热的好律师。”

    “所以说世人多愚昧啊。”曹诺感叹道。

    小红帽悄悄的看了一眼巫格,发现他表情平静似乎并未生气,于是又转头去看小明:“那小明你呢,你第一个任务是怎么完成的?”

    “我?我的新手任务没有参考价值。”小明说道。

    “你说一说嘛。”不管有没有价值,能多一个方法是一个方法。

    “我也好奇呢,小明你说说。”白雪也催促道,显然她也没听过小明的故事。

    “我第一个任务目标是个小孩。”小明有些尴尬的说道,“他因为打游戏和人网恋,然后那网友甩了他,小屁孩啥也不懂,这点事就闹着要自杀,居然跑去上吊。”

    “熊孩子。”曹诺问道,“那你怎么处理的?”

    “特别简单。”小明满脸的尴尬。

    “怎么简单啊?”白雪问。

    “我……我告家长了。”

    “……”长久的沉默。

    “你这也太简单了,完全没有参考价值。”曹诺评价道。

    “我都说了啊。”小明无辜的嘟着嘴。

    “那白雪你呢?你的第一个任务是怎么解决的?”小红帽又转头问白雪。

    白雪回忆道:“我啊,我第一个任务目标是个被逃婚的新娘,她穿着婚纱要跳海,我当时是从工作室直接被传送过去的。我就劝她说,女人要为自己而活,不能为了一个渣男葬送自己。然后用我手里的剪刀,把她身上的婚纱改成了一件优雅的礼服,鼓励她走向新生活。”

    “然后呢?”曹诺问。

    “然后就成功了?”白雪摊摊手。

    “这么简单?不过也是,新手任务嘛。”曹诺理解的点点头。

    “那为什么我的新手任务这么难啊?”小红帽用下巴抵着餐桌,怎么病友们的听起来都很容易,自己就碰见个神经病。

    “你的任务很难吗?什么样的?”曹诺好奇道。

    “一个每天换着不同方法自杀的神经病,大变态,奇葩。”小红帽义愤填膺道。

    “这么麻烦呢,没事,回头等我布置好了,你带出来,用我的方法试试。”曹诺热心道。

    “嗯,谢谢你,不过……”小红帽犹豫道,“他身边有保镖的,估计不好绑。”

    “这样啊……”曹诺立即犹豫了,“那等……什么时候没保镖了,你再找我吧。”他那一帮兄弟都是群演,演个戏还行,真要和保镖动手,打不过啊。

    “哦……”小红帽再次失落起来,他没有小明的运气,白雪的才艺,巫格的毒舌,就连曹诺的办法也被保镖挡住了,真是见了鬼了。

    你说你一个整天想死的人,出门带什么保镖。

    “阿嚏!”正在办公的狼兄无端的打了一个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