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代嫁娇医 > 第114章 再被强吻

第114章 再被强吻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la,最快更新代嫁娇医 !

    “王爷,您不能啊,我们家碧巧…”倪丹背过身就向轩辕朗磕头。

    她千算万算,没有算到王爷会不答应,这怎么可能,那日碧巧还说王爷见了她,见她把月茗苑打理的如此好,对她另眼相看呢!

    “倪姑姑还是起来说话吧!”轩辕朗看着这也快半百的人了,一直跪在地上折腾,看着心烦。

    好歹也是看着他长大的老人了。

    倪丹觉着王爷让她起身,意思就是这事儿还有商量的余地,忙不迭的爬起来,躬着身,等着轩辕朗开口。

    轩辕朗此刻眼神可不在倪姑姑身上,而是越过倪姑姑望着娇兰。

    倪丹左右瞧了瞧。

    好家伙,原来咱们王爷大婚才没多久,就得了妻管严啊。

    这眉眼间,传递的就是讯息啊!

    怪|优|优|小|说|更|新|最|快||不得王爷会不同意,感情这侧妃一手把控着王爷啊。倪丹一脸恍然大悟,怎么说王爷和碧巧打小就认识,碧巧这丫头自从进宫,也没服侍过其他主子,就一门心思的守着王爷,王爷封了府邸出宫了,她就一直守着他的住所,这一守就是四五年。虽说宫女的青春都要耗在这红墙绿瓦的宫中,但像她们碧巧这么痴心的…这宫里怕是少见。

    这样的情分,这样的情意,王爷怎么会看不见?怎么会不感动?怎么会拒绝?

    还不是那个侧妃在从中作梗!

    说什么王爷的事她管不了,刚刚还假模假样的同意了,原来为了彰显自个的气度,不做小人,免得让人戳她脊梁骨说她有违妇道,不许王爷娶妻纳妾,不为皇室后代子嗣着想,把这得罪人的事儿,一股脑扔给王爷了。

    王爷是什么人?

    怎么就听着她操控呢!

    这女人真是心眼比针还小啊!善妒可是女子七出之大罪,这眼下她连个妾氏都不能容,以后难不成王爷就只能跟她一个人好,其她女子就进不了身了?

    “王爷,奴婢知道我们家碧巧是配不上您,您是堂堂的朗亲王,我们家碧巧只是个碌碌无为的无名小宫女,只是这丫头铁了心啊,我这为娘的看着心疼啊!”倪丹一面说着一面对着太后抹泪。

    太后向来善待宫中的老人,倪丹跟着她虽然不及身边的老嬷嬷们时间长,但这么些年也是忠心伺候主子的,还有她那丫头,之前还觉着那丫头只是捡了个偷闲的活计,愈大愈发的不知长进,这月茗苑早没人住了,她还一直守着,只要看院子,不用伺候人,多好的差事。

    可今日经倪丹这么一说,她才知这里头的事,还真没自个想的那么简单。

    瞧着倪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太后这心窝子就开始软了。

    “朗哥儿啊…”

    太后才刚开口,就被轩辕朗截了胡。

    “皇祖母,孙儿近日身子不适,兰儿进了门我已经觉得十分的愧对她了,再来一个…”轩辕朗说着说着低头沉了声儿,“我可不想平白又糟蹋一个好姑娘。”

    娇兰听着闷声笑了。

    他身子不适,他除了腿脚不好,其实壮的像头牛!

    不适?

    说了也只有她们信。

    娇兰冷眼瞧着,见轩辕朗说完适时的扶着胸口咳嗽了几声,娇兰不觉勾了下嘴角。

    对于娇兰的举动,轩辕朗可是眨个眼都不想错过。

    她笑了!

    她居然笑了!

    她是因为自己拒绝了别人硬搪塞来的女人而笑了吗?还是因为又佯装生病而…

    “哎呦,最近又感觉不好了?”太后一脸的担忧,“还不把朗哥儿给哀家推过来!”

    太后朝个宫女招手。

    小宫女闻言立马低头上前将轩辕朗的轮椅推倒了太后身边。

    “我的朗儿啊!”太后一脸哀怜,抓着轩辕朗的手拍了拍,然后又仔细的瞧了瞧,“这一细看,果真是瘦了些。”

    如果不是太后在场,娇兰听到这话怕是会笑出声来。

    瘦了?

    他哪里瘦了?

    瞧这脸、这身子…明明好的不能再好!

    连太后也说着违心的话,这意思就再明摆不过!

    “幸好你有兰丫头在你身边,皇祖母没想到这歪打正着的给你娶的侧妃竟然有这等死起回生之术,这是福报啊!肯定是你母妃在天有灵,将兰丫头带到你身边,有她在,你什么病都能慢慢治好的。”

    太后说着一脸欣慰的拉过娇兰的手,娇兰思绪还停留在太后刚刚与轩辕朗一唱一和的场景中,这冷不丁又被太后拉着手,她顿时笑脸盈盈,只是刚刚太后说什么她没听见,不过笑笑,然后不住点头,那就对了。

    太后见兰丫头允诺,将两人的手拉得更紧了。

    倪丹瞅着眼前的一切,愣是没转过弯来。她是来求太后和王爷收了碧巧的,不是来看王爷和侧妃是多么琴瑟和鸣、相敬如宾的。

    “太后,我们碧巧…”她不甘心道。

    “碧巧这丫头的事就这么算了吧!”太后朝她挥了挥手手。

    太后话音刚落,倪丹这心里就咯噔一下,这就没戏了?

    “你这为娘的,也就这么点志气,碧巧这么乖巧懂事的丫头你不给她物色个好人家做个正室,甘愿让她去做小…”太后开始说落道,“好歹你这为娘的还充大呢,怎么舍得把姑娘给人伏地称小?她好歹也是我紫云宫出去的丫头…能嫁到差人家?”

    这话糙理不糙!

    可即便是再好的人家,哪里比得上朗亲王,何况碧巧对王爷还有情呢!

    哪怕是个妾氏,那也是好的!

    她们碧巧还是赚到的。

    太后瞧着倪丹还是一副执意,“糊涂啊!”她咒骂道,“身为母亲,哪个母亲希望自个孩子伏低做小,看人脸色行事的,就连以后生下来的孩子也要尊称别人母亲,称自个姨娘。即便这样,这祖宗族谱里姨娘生的庶子也是不得入族谱的。你这为娘,就是这么替姑娘打算的?”

    太后说的这一层意思,倪丹倒是没有细想过,她就想着碧巧与王爷有情,那么只要碧巧再加把劲,必能入了王爷的眼。到时候她与皇裔攀了关系,在这紫云宫她可是绝无仅有的。

    所以,进了王府,即便是个妾氏,那也是天大的荣耀啊!

    可眼下…

    轩辕朗根本没有这个想法,就连太后也这般说落她,更不谈那个冷眼瞧着她的侧妃。

    一场美梦皆成泡影。

    “太后说的是,是老奴糊涂了!”这时候倪丹倒显得怯生生的,一副可怜相。

    太后瞧着她幡然醒悟,也叹了口气。

    “碧巧马上年满出宫,这事儿我会记着的。”太后最后也宽慰道。

    倪丹伏地谢了大恩,太后便让她出去了。

    “那碧巧我记得,长得挺水灵的姑娘,你怎么就不要呢!”坐在马车里的娇兰一脸的惋惜,“人家姑娘可守着你那月茗苑四五年呢,你这没心没肺的。”

    轩辕朗半瞌着眼,听着娇兰说话酸味冲冲的,忙睁了眼,“怎么,本王的侧妃这是吃醋了?”

    吃醋?

    娇兰朝他瞪眼。

    “我吃你的醋?”她笑道,“我吃你的醋我会当着你的面允了她进府?还许她妾氏的身份?”

    说完娇兰白了他一眼,“有我这么吃醋的么?如果我真吃醋,那倪姑姑一开始哀求的时候,我就不会一口答应,明明是你自个有问题。”她自下而上的扫了他一眼,不知何时她就怀疑他有断袖之癖,不觉脸上泛起了不明的笑意。

    “不许笑!”他对她说道。

    娇兰忙掩了笑意,一本正经道,“我笑了吗?”

    “你以为本宫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要不要来试试?”他突然朝她张开了双臂。

    娇兰见他这架势顿时僵了笑容。

    “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堂堂朗亲王…”

    唔…

    娇兰还有话要说,没想这家伙居然对她突然袭击…

    她的吻啊…

    直接那温热的气息弥散在脸颊,他居然又被她强吻了。而这次强吻,只是为了证明他没有断袖之癖,娇兰只觉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然后又把自己亲手给埋了。

    没事儿挑战男人底线作甚?

    这不是自个找死么!

    怎么还不放开…娇兰在心里闷声呐喊,可嘴巴被那家伙堵得死死的,丝毫传不上气儿,这家伙胆儿是越来越大了。

    不行,她快不能呼吸了。

    轩辕朗只觉抵着胸前的两只手,在不停的将他往外推,只是这怀里人儿愈是反抗,他便抱得愈紧,并且吻得愈深。

    因为他的脑中不断回荡着容姨的话“不要,就是要!

    对,她是要的!

    她一定是要的!

    瞧她不住挣扎,他更加坚信。于是一只大手将抵在他胸口的一个爪子拉下,并且毫不犹豫的将娇兰的一只手环在自个腰上,然后又换另一只。

    于是,现在两人好似一对激情燃烧的情侣,相拥而吻。

    这画面,太美了。

    “吁!”

    不知不觉马车便行至到了朗亲王府。

    小安子先行下了马车,随后鞍马的仆役忙从车下面抽出了脚凳。

    “爷,娘娘,咱到了!”外面有人提醒道。

    到了?

    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轩辕朗暗骂道,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

    到了!

    终于到了!

    娇兰满心欢喜,终于可以脱离魔掌了!

    车里两人不同的心声,随着马车停了下来,轩辕朗这才不舍的松开了手。

    瞧着娇兰那梅色的唇,被自己吻得殷红如血,还有那半边脸颊的潮红…活脱脱一副女儿家的娇羞姿态。

    他成功了吗?

    她现在没有反抗,也没有上来就给他一巴掌,这就是容姨说的女人不要便是要,不行便是行的经典之处吧!r1152